和泉三月中心/和泉三月的自我介紹

*I7成立後,紡妹找新經紀人接手時
*大夥為了和新經紀人拉近距離所以一起出遊前提

我是和泉三月,妳是新的經紀人對吧?請多指教啦!
我們是IDOLiSH7,是個七人偶像團體哦!
嘿嘿,雖然我在團體裡不怎麼有用就是了⋯⋯不過很開心,可以和他們一起成長。
謝謝妳的安慰,我會努力變得更好!
咦?妳問我有沒有兄弟姊妹?在那個櫥窗前面看著小東西說可愛的人就是我弟弟,和泉一織!
什麼?妳說他是要挑給我的禮物?⋯⋯經紀人,不可以以貌取人!就算我個子長得再嬌小,好歹也是個男人!而且我有繳稅!
⋯⋯哼,好啦,勉強原諒你。
說起年紀,大和さん是最年長的!我比他小一歲,可是我絕對比他更性感!
⋯⋯不要提起TRIGGER的十龍之介啦,...

TRIGGER/After The Radiant Glory

九月十八日的那個夜晚,他們愛上了TRIGGER。
酒杯反射著舞動的三人的身影,那暢快的一體感無人能及。
無人能及。

曾經他是如此想著的,無人能及。
直到IDOLiSH7贏過他們的那剎那,鎂光燈不再聚焦於他們身上,他才明白那份對於TRIGGER的愛,早就不如以往。
不如以往那令人著迷的三人團體。

他想念起鎂光燈打在自己被汗水濡濕的舞台服裝上的溫度,有些溫暖,在這個雪夜。
他遙想著輝煌的曾經。
而如今這一切都將拱手讓人。
好不甘心。

此時,他聽見了歌迷的呼喊。
「TRIGGER加油!」
是啊,他們是TRIGGER,風靡全日本的TRIGGER,贏得了一切光榮的TRIGGER。
只是暫時把王者的寶座讓給了新生力量IDOLiSH...

All紡(妳)/十二個小段子(I)

*各篇獨立

01 分寸

妳難得看見他如此失態的模樣。
和泉一織,人稱完美高中生的、IDOLiSH7的幕後推手,同時也是妳最得力的夥伴,現在正依偎在妳的懷裡,紊亂的呼吸打在妳細白的脖頸。
「一織さん?」
「別動。」他低語,「就讓我這樣向妳撒嬌一會。」
妳感受到他靛藍色的髮絲掃過你的耳畔,而後有個溼溼軟軟的觸感在妳臉頰上。
是他的吻。
「一織さん⋯⋯」
「我有分寸的。」
朝妳略帶抱歉地一笑,他緩緩開口,「充電完畢。」

02 佔有

「經紀人,」二階堂大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可以佔用妳一點時間嗎?」
「當然可以啊,大和さん。」妳關心地詢問著對方,「是有什麼問題嗎?演戲方面的嗎?」
「嗯,我捉摸不到戀愛戲碼的訣竅...

万理さん生日快樂!

天陸/論手滑的下場和那晚的秘密

「天にい最近好忙啊……」
在床上又抱著枕頭翻滾了一圈的七瀬陸喃喃自語道。
今天是和九条天約好的、特別的日子。
然而九条天還沒回來。
百無聊賴地打開了RC,點開了和哥哥九条天的聊天記錄,他嘆了口氣。
距離上次聊天有十五個小時那麼久了,難道天にい沒有想起他嗎……?
「叮咚」一聲,七瀬陸被嚇到了,手一滑便發了張生氣布丁的貼圖過去。
「啊啊啊天にい發了什麼!」
趕忙撿起掉落的手機,七瀬陸悲劇地發現了一件事。
九条天一開口便是因為晚歸而向自己道歉,而自己卻手殘地發了張生氣布丁給對方。
這該怎麼解釋才好……七瀬陸緊張地直跳腳。
完全沒有意識到九条天又傳了好幾句話。
▶「陸。」
▶「你……在生氣?」
▶「……為什麼不回我?」
◀「啊啊啊...

天陸/誰愛誰多一點?

九条天和七瀨陸宣告和解之後,便各自開啟了奇怪的屬性。
先是TRIGGER的八乙女楽和十龍之介發現自家主唱越來越沉迷和弟弟七瀨陸的單人RC,以至於經紀人講解了兩次的明日行程後,九条天還雲裡霧裡的;再來便是IDOLiSH7不願具名的和泉一織誤闖I7センター的房間時,看見了牆面上和天花板上的九条天B2超大典藏版全球限量海報好幾張,「這幾張是裝飾,牆角那十幾張才是收藏。」本人如此說著;當兩團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同出外景時,膩歪在一起的兄弟檔更是直接上演了我肩膀給你睡你肚子給我睡的戲碼,你說,這不叫奇怪是什麼?
當大家的HP值因為不間斷的連續攻擊而呈現紅色警戒狀態,小鳥遊經紀人便識相地拿起了今天要大家代言的墨鏡...

試畫九条天。
小力鞭。

陸天/婚禮

這是自十三歲以來,他再度被稱為七瀨天的瞬間。

他們結婚了。

在眾人的祝福之下,結婚了。


七瀨陸微笑著看著自己,身上的白粉色西裝煞是好看。

就像自己的髮色一樣閃耀動人。

「願意嫁給我嗎,天にい?」

「No way!」九条天酷酷地回了一句,「你還叫我天にい,我可是會生氣的哦,陸。」

「那,天?」

「⋯⋯就勉強答應你了。」

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沒想到如此高傲毒舌的天也有被馴服的一天。」八乙女楽率先敬了酒。

「楽,不要以為我不會把你踢出會場。」紅瞳微瞇是不容忽視的氣魄。

「嘛,在婚禮上不要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十龍之介出面緩頰。

「哈哈,八乙女さん和十さん,謝謝你們專程前...

天陸/舞台服裝

*關係改善後
*九条吃醋有

「喂,陸。」九条天一臉不滿地看著自家弟弟,縱使他們之間的嫌隙已經煙消雲散,「你的舞台服裝。」
「嗯?天にい說這套嗎?」比了比身上的白色衣服,七瀨陸不解地看向九条天。
「不只這套。」九条天皺起眉頭,「為什麼你的舞台服裝都這麼暴露。」
「啊……」七瀨陸倒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畢竟自己早就習慣了這種衣服。
「這樣會感冒的。」九条天拿起手機聯絡小鳥遊紡,「我去跟你們經紀人說。」
其實是自己的小小獨佔欲作祟吧,弟弟的身體只有自己能看什麼的。
「咦!」七瀨陸趕忙搶下對方的手機,「這不關經紀人的事!是我主動提議要穿的!」
「哦?」九条天瞇了瞇眼,「就那麼喜歡在他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材嗎,陸。」
「呃...

陸天陸無差/Pink


「天にい的衣服總是點綴著粉紅色呢。」七瀨陸在認真地看了九条天的舞台服裝之後喃喃自語道,「這是為什麼呢?」

「沒為什麼。」九条天淡淡開口,「設計師設計的。」

「可是八乙女さん跟我說,天にい的私服也都是粉紅色的?」

「樂⋯⋯」九条天微瞇了瞇眼,低沉的嗓音彷若寒冰,惹得八乙女樂一陣哆嗦。

「吶,天にい很喜歡粉紅色嗎?」七瀨陸歪了歪頭。

「我不知道。」半真實半虛假的答案,九条天再度啟唇,「陸,該上台了。」

「啊啊好!天にい等會見!」

「掰掰,陸。」

九条天靠著牆壁,閉上了雙眼。

說起自己穿上粉紅色衣服的緣由,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想要贖罪吧。

為了讓自己不要忘記弟弟七瀨陸的豔紅髮色和自...

© 麻糬不加糖|Powered by LOFTER